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魏婴心塞三两事

这个脑洞来自于http://weibo.com/5241864643/3973366395740490  【侵删】

魏无羡最近很心塞,于是他准备带他家蓝二哥哥离家出走去义城看望晓师叔一家老小。
为什么魏无羡这么心塞呢?
因为……
景仪:思追你听说了吗?先生最近喜欢上了一种特别忠诚可爱的动物。
思追:先生居然会喜欢这些小东西!!什么动物啊?
景仪:狗!听说先生还打算养两只,连名字都取好了,据说先生为了给两只狗起名该特意翻了几本诗书。
【这是第一件心塞事】
不敢继续在蓝家呆下去。魏无羡打算着先去金鳞台看看金凌,结果还未到金鳞台便远远看到仙子向打了鸡血一样向他扑了过来,于是魏无羡三两下爬上蓝忘机的背上。
wifi:蓝二哥哥快快快,有狗有狗!!!赶紧离开金鳞台。我怎么就忘了金鳞台有仙子了呢呜呜呜呜呜呜呜!
于是蓝忘机背着魏无羡在金凌和仙子委屈的眼神中御剑离开。
【这是第二件心塞事】
转到走向云梦,不用说又是被狗吓走了!
不过这次不是一条狗,而是三条狗!据莲花坞看门大爷说,江宗主最近略嫌寂寞,再加上反正他魏无羡也不在这里住了,江宗主想养几条狗也没啥大不了的,于是江宗主一下就养了三条,分别叫妃妃茉莉小爱。
wifi:蓝二哥哥,我苦啊!
蓝湛:有我!
【这是第三件心塞事】
本来还想到聂家的,魏无羡转念一想,以聂老二的性格不在门房处养几条狗看门怎么可能,于是只能泪眼汪汪地打消了去聂家的算盘。
【这是第四件心塞事】
后来魏无羡又想了好久,想来想去也就晓师叔那里没狗了!
打定主意,拉着蓝忘机悠哉悠哉朝着义城出发。
进了义城才发现,薛洋不再后,义城干净了许多,在宋道长和晓师叔的努力下,纵然风水依旧差的不行,却不再有妖魔鬼怪纵横,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
魏无羡心下乐呵,果然来义城是对的。
经过菜市场,魏无羡打算着买点菜过去,毕竟他来啥也不带点也说不过去。
恰好晓星尘与阿箐也来买菜。
wifi:晓师叔,阿箐姑娘!你们两个眼睛都不好怎么就这么出来了?还来买菜。
晓星尘:是师侄啊!不止是我们两个,子琛也来了啊,他在付钱呢。
说着魏无羡就看着宋子琛朝他们过来了。
魏无羡看着宋道长的衣服貌似很奇怪。
一件披风被从中扯开被分成两半,偏偏又没扯到底。只见宋道长将右手边的一般披风交到晓师叔手里,左手边的披风又交到阿箐手里,自己双手就这样被腾了出来拿菜。
晓星尘:师侄去我们那里吃点东西吧!子琛做的菜可好吃。
魏无羡看着前面带着晓星尘和阿箐走的宋道长突然联想到几个词“安静”“沉稳”“忠诚”……这是导盲犬的节奏啊!
wifi:啊啊啊啊啊啊啊,蓝二哥哥救命,晓师叔居然找了个犬科做道侣呜呜呜呜呜呜呜
蓝忘机努力抱紧缩在他怀里的魏无羡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另一头,宋道长,晓星尘,阿箐听到魏无羡的话后先是愣了愣,而后晓星尘开怀大笑。
晓星尘:师侄这话好有道理,子琛确实好有导盲犬的潜质。
晓星尘此话一出,阿箐一下子笑地蹲在了地上,就连宋道长脸上也挂了笑容。
蓝湛:不是真狗。
魏无羡哭丧着脸去了晓星尘家,他怎么这么倒霉啊~

一个脑坑

1.蓝启仁带着记忆转世,本以为只要自己不再对外开放教学汪叽就遇不上魏无羡,结果他侄子早就惦记上都还不认识他的wifi。
2.都说姑苏蓝忘机是个小古板,wifi花宴上刻意撩拨不成反倒被撩。
3.夹带个私货曦瑶,瑶妹花宴之主,见到蓝大哥时就妥妥的一见钟情了,想方设法与蓝大结拜,顺道也拜了个大哥。
4.wifi他妈其实没死,被她师父救了,她拜托小师弟晓星尘出来寻找自己的儿子,和宋道长意外相遇,经历了一番挫折,成了一段姻缘。
5.其他就轩离,追凌,真箐,江宗主依旧万年单身狗!

be还是he呢?其实我也不知道。
一个脑坑而已
个脑坑而已
脑坑而已
坑而已
而已





少年游【二】

有生之年系列的更新!
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就这样吧!

自从被分到蓝启仁班上,魏无羡才彻底知道了解什么是度秒如年。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下课铃一响,蓝启仁还来不及说“下课”,便见到一抹身影嗖的一下闪出了教室。
蓝启仁愣了一下,看向蓝湛!不看还好,一看就忍不住怒气横生。
魏无羡的座位就在蓝湛身后,前面的蓝湛正四平八稳地坐着看书,而后面的魏无羡却早就不知所踪,徒留基本还未翻开的书凌乱地摆在课桌上,凄凄凉凉。
“啪啪啪!!!”
“魏无羡!江澄,通知魏无羡一个星期内抄两遍班规《礼则篇》,下周交给我检查。”蓝启仁颤抖着两撇小胡子,怒气冲冲地拍了拍讲桌。
江澄心下也难免怒气,丫的魏无羡这才第一天就开始作怪!
“是,老师。”
收拾了书本,蓝启仁立刻起身离开,他此刻一点也不想在这教室里坐下去,免得被气的心脏病发作。
蓝启仁刚离开,江澄、聂怀桑等人就看着魏无羡左手提着个塑料带,还端着碗方便面正冒着热气,右手拿着筷子,正往嘴里塞面呢!
“魏无羡!”江澄一看他这模样,立刻忘了班规里有一条“不得大声喧哗”,直接就吼了出来。
魏无羡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说:“江澄,你咋了?吃火药了?火药难吃死了,瞧兄弟我多义气,还给你和怀桑带了面呢。”
“吃吃吃,就知道吃。蓝老师让你把班规礼则抄两遍,下周交给他检查。魏无羡,你一天不作死会死啊!”
“两遍!老头子这是要作死老子啊,我啥时候犯错了。”
一听江澄的话,魏无羡受不了了,他啥时候受过这等气。
“你还好意思,老师都还没喊下课你就跑出去了,还没犯错吗?”瞥了魏无羡两眼,江澄本以为他这下无话可说了,谁知……
“就这样?那校长还打铃让下课了,那老不死的不下课也是违反校规,他怎么不去抄校规,反正我不抄,他爱咋办咋办!”
说完,魏无羡便大爷一样继续吃他的面,啥也不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ifi兄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仿佛是唯恐天下不乱一般,这时候聂怀桑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魏无羡懒得理他,反正聂怀桑自有他哥收拾。
正低着头吃东西,突然一双白色运动鞋和白色长裤出现在眼底。看着这一尘不染的鞋子与裤子,魏无羡第一次眼里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又怎样了?”
“班规规定,班上不得喧哗,不得急行,不得辱骂师长同学,不得……”
“行了行了,别再不得不得了。”
蓝湛话还没说完便被魏无羡打断!
“蓝湛,我们打个商量吧!你看,我把这袋子的面都给你,你当啥也没看到行不行?”
讨好的递上塑料带,怎知却被蓝湛一把挥开。
“班规有规定,禁止在教室吃东西,任何。”像是怕人不能理解,蓝湛还特意加重了“任何”二字的读音。
像是特意跟蓝湛作对一样,魏无羡当着蓝湛的面三两口把面吃碗,还故意舔了舔嘴唇,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教室,看的江澄,聂怀桑等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作死啊!”江澄道。
“wifi简直威武霸气!”聂怀桑言。
眼见着魏无羡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了教室,蓝湛黑着脸回到座位上继续看书,反正他有大把的时间来跟魏无羡算这笔账

一 少年游(忘羡)

【文渣,只想把自己脑补的梗写出来,人物归原著所有,此文非同意禁止转载】
魏无羡成绩很好,即使成天摸鱼打滚,玩得不亦乐乎,依然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而且此人一点也不谦虚,总是到处宣扬自己成绩多好多好,常常把学校里一些心眼略小的气的死去活来。
说到魏无羡,学校诸位老师想到的往往只有四个字——不良少年。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除了学习成绩好,学校里有啥坏事,绝对都有他的份。诸如高一第二学期的打架事件,魏无羡实乃第一挑衅者;还有上学期学校闹鬼事件,也是魏无羡装神弄鬼干出来的;比如一个月前,魏无羡下了学校唯一池塘,将塘中仅有的三四条锦鲤烤着吃了顺道拔了塘中荷花;再比如,上周魏无羡又把某位老师给打了……诸多事件,数不胜数。
有人问,为何魏无羡做了那么多事还没被开除?
学校能怎么说?说魏无羡有个家财万贯的干爹江枫眠?明显不能说啊。说魏无羡这孩子学习好,是学校的希望?你这是在逗我吗?说魏无羡背后有个不知名人氏要求无论如何不得让魏无羡离开?算了,饶过学校吧!
因此,每每有人问起,学校总是说:“孩子年纪尚小,不懂事。”
这些个事对于魏无羡来说只是个无聊的开头,当然,也快到尽头了。
最近,魏无羡发小江澄他爸对他说,学校准备把高三年级期中考试的前三十名划分到一个班来学习。而魏无羡与江澄恰好都在前三十名之内。
据说这个班是个变态到极致的班级,班主任蓝启仁古板迂腐,他所制定的班规超过三千条,而且动不动便会让学生背诵并默写班规。
毫无疑问,魏无羡一进班级,就成了班主任的重点观察对象,并且还被罚抄班规不止一次两次。
话说这蓝启仁有两个侄子,大侄子已经成功考入一所高等学府,二侄子恰好如今正是魏无羡的同桌蓝湛,也是这次期末考试与魏无羡并列全校第一的人。
若说魏无羡在学校是以狂妄不羁出名,那么蓝湛便是以绝对的冷静自持出名。
此二人的相遇,注定了日后的校园生活不会失其趣味。那蓝启仁的话来说就是:“你个天杀的魏无羡,还我冷静自持,稳重乖巧的侄子来!”
尽管这句话早就被魏无羡当成废话,自动屏蔽。然而其他学生们却仍然忍不住迸发出明媚的笑意。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些个学生,谁叫咱们魏同学,实在太过豪放呢!

ps古风海报练习【应谢人间】

偶照改图,偶主: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