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賭註

虐文就安安靜靜躺在這裡吧!

【一】

公孫月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是寵自己的。雖然他外表看起來比自己更加柔弱,雖然他看上去是那樣的不靠譜。但公孫月心裡明白,只有在蝴蝶君身邊時,自己那顆漂浪的心才算是有了歸屬。

不知從何時開始,公孫月喜歡上了和蝴蝶君作對每次看到蝴蝶君吃癟的樣子,心底總會有那麼一絲暖流默然升起。

然而黃泉贖夜姬的過往,終究還是羈絆了丹楓現下,越是想要與蝴蝶君退隱江湖,就越是難離江湖。笏政的身亡,更是將自己推向了矛盾中心。

在自己最危險的時候,總有那麼一個人,將自己護在他的羽翼之下。蝴蝶的翅膀是那樣的脆弱,可這雙翅膀卻為自己撐死了最溫暖的家。

逃不開了了,原本顧忌著自己身份,不願意連累蝴蝶君,也想讓他恢復成以前那個瀟灑率性的蝴蝶君。只是,當自己在絆住了他的心也絆住了自己的心之後,她便再也無法如同十八年前一般拋下他,一走了之。

忠義王府留名之人找上公孫月時,公孫月毫不猶豫地答應進入罪惡坑贖罪。

生命,是賭注一生只一場,那麼,公孫月只好承下這場豪賭。如果賭輸了,便是天人永隔,但還好,色無極一定會照顧好蝴蝶君;可如果賭贏了,便可從此攜手天涯兩不忘。

罪惡坑是怎樣的所在,常年行走江湖的人怎會不知。

公孫月明白蝴蝶君的不安,但,如果事情擱在那裡不解決也不是辦法。

“我一定要去,不止為我,更為你!”


【二】

十八年前,蝴蝶君便知道,公孫月的真實身份。然而不靠譜的個性,還是讓他成功瞞住了公孫月。

十八年,在遇到公孫月之前,十八年對於蝴蝶君來說,不過是眨眼一瞬。遇到公孫月之後,時間似乎停滯了下來。

十八年,已不再如記憶中那般短暫了,是什麼讓時間停止走動?當蝴蝶君終於等到公孫月之時,為何時間突然又跑快了,慢一點不行嗎?

蝴蝶君心裡很明白,是自己太貪心了。貪心的渴望著佔有公孫月的每一分每一秒?可他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公孫月並不是那種長在閨閣的女子,她有自己的主見,而他也願意尊重她,因為她是蝴蝶最愛的紅月。

公孫月喜歡戲弄蝴蝶君,殊不知蝴蝶君看似不滿的表象下,是一顆享受著被公孫月戲弄的的心。過慣了殺手生活,有的時候,在蝴蝶君看來,公孫月真的很冷情。唯有在公孫月戲弄他時,他才能感受到公孫月的高興,只要他的阿月仔高興,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呢?

為了公孫月,蝴蝶君可以放下所有,包括金錢,更包括自己的生命。

當公孫月被陷害殺了笏政時,蝴蝶君不顧一切承擔下所有罪責。

當公孫月被迫賣笑笑蓬萊時,蝴蝶君放下身段,化身絕世美人,任人調戲。

當公孫月無奈前往罪惡坑贖罪時,蝴蝶君默默跟隨,雖不入內,但不妨在外守護。

……


【三】

為了對方,蝴蝶君與公孫月皆願意付出生命,但卻也不約而同地阻止對方為自己付出生命。

所以,公孫月阻止了蝴蝶君與孤獨缺的決鬥。

所以,蝴蝶君最后還是為了公孫月不得不與孤獨缺決鬥。


【四】

如果命是賭注一生只一場,愿笑著目睹刀劍的鋒芒。

當刀鋒穿透身體時,公孫月終於明白,這場賭局,太可笑了,原來自己終究還是沒辦法笑看刀劍的鋒芒,只是連累了色無極與她同赴黃泉。

“蝴蝶君,欠了你的,只怕要等到來世再償了……”


【五】

如果命是賭註一生只一場……

眼見此生最愛的人與最好的朋友,双双倒臥黃沙,向來嘻嘻哈哈的蝴蝶君,首次落淚。

“阿月仔,阿月仔!!!!妳騙我,妳又騙我……妳起來,我不准妳再次欺騙我,妳起來啊……”

“啊!!!!!”

誰言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而已……


【六】

“阿月仔,妳不是想要退隱江湖嗎?走,我帶你去我的國家,那裡有很多美麗的蝴蝶,那裡的人民都很質樸……我們走……”

廣闊的海面上,孤舟獨行,載著一船悲風,沒入黃昏深處……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