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枫樱劫【一】

一,决裂

凯旋侯,枫岫主人极端对战,曾是知己,是寇雠,无瑕分辨,不能分辨,唯有面临生死交锋的瞬间,这才明了原来友情不曾破碎,而是从未坚强。

痴痴凝视着那熟悉又陌生的人,枫岫主人第一次感到绝望:“呃……吾一生大错,便是相信你。”

冷眉带杀,只听得凯旋侯道:“可惜一步踏差,便是万劫不复。枫岫呀,我想我会很怀念沉眠地狱的你。”

“哼,地狱无你,何等失味。喝!”枫岫主人昂声一喝,祭天血雾化作枫红丹心,是豁命一击,更是生死觉悟,“漫天红叶葬飘蓬!”

凯旋侯见状随即攢招:“紫晶崩魂,喝!”

极招对立,毁天灭地,随后却是无声的沉寂。

察觉枫岫意图,凯旋侯强招再出,枫岫主人愕然倒地:“同归于尽,做梦!不管你是楔子还是枫岫主人,从今而后,注定只是一个令人悼念的名字。喝!

就在死亡瞬间,一道煞快人影掠过,眨眼之间枫岫主人已不见。

“嗯,不凡的剑者。火宅佛狱,久违的故土,哈哈哈……”狂妄的笑声过境,随后回归平静!

至此,拂樱斋主,枫岫主人形同陌路,再见面,唯有——杀!

回到火宅佛狱的凯旋侯,再也没有停下征战的步伐!说是为了替佛狱开疆拓土,倒不如说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起心底那抹紫色身影。

凯旋侯想过再见面时会是何种情形,可却从没想过是在火宅佛狱最阴暗的噬魂囚。

此时的枫岫,早已没了当初的悠然,淡紫色的长发沾了杂草,沾了斑斑血迹。曾经明媚生辉的眼眸却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布。

闻到久违的樱花气息,枫岫低低一笑:“你来了!”未及来人开口,枫岫又道:“这段日子,我反复做着一个梦,梦见吾与你割席断交的那一日,你还记得吗?”

凯旋侯嗤笑一声:“记得,那是我见过最拙劣的骗局,换成别人也不相信。”

“但我信。”

“嗯?”

“我自己也讶异,那时候你讲的话、你的态度,虚伪得使人一眼透彻,而我为何还是相信你是真正为我痛心?”低沉的声音似带不解,似带愉悦,或许那时的枫岫真的是愉快的!

“骗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真正心痛的人是你,你被情感左右,忽略了致命的危机。防备了我这么久,偏偏在那一天卸下心防。痴愚就是你最好的注解。”状似无情的话语,紧握的双手却是宣告了主人内心最深处的感情,只是,枫岫看不到。

眼睛看不到,枫岫只好寻着那淡淡的樱花香,努力将自己的脸朝向凯旋侯的方向:“这也是我最想忘记的。忘记我是枫岫,世上就不再有拂樱。你不是他,你是凯旋侯。呃噗……”

一时激动,话刚说完,一股腥甜涌上喉间顿时呕了一地朱红。

紧握的双手没有放松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紧,口中的言辞也更为无情:“当初在血暗沉渊,你就该死在我手里。落到今日这个地步,你只有更输更惨。”

无情之语,听在枫岫耳中却犹如听到恋人之间情话那般动听:“呵呵……在我活的时候,你处心积虑想杀我,如今将死,感到不舍了吗?”

再次听到那故意惹他生气,调侃他的话,凯旋侯心中反而放松了些,肃杀带冷的脸色也略柔和了些:“笑话!小小罪囚何须我费心?”

意料之中的回答更令枫岫欢喜,这才是他的拂樱,总是爱那样口不对心的反驳自己:“很好,千万不要这样,凯旋侯没有仁慈,对敌人不能仁慈。做好你的凯旋侯,替佛狱开拓更多血腥之路。等到最后你将获得悲惨的下场。比起我,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若是祝福,那我收下。你死之后想骨埋何方?”

“随便,这副皮囊就任你处置吧。”好友,吾知道你不会让吾就在阴暗的火宅佛狱就行了!

凯旋侯注视着枫岫冷眸中竟带着不明的挣扎:“你还有什么心愿?”

“我希望能回到那一年,我绝不会和湘灵见面。没有任何机会让她爱上我,没任何机会让我去伤害她,还有许多被牵连的人。”

“”人又怎能回到过去呢?换别的愿望吧。”若真能回到过去,那该有多好,那样,他再也不要去结交他枫岫主人,再也不要为他动心!

“不如为我画一张像,让拂樱斋主为枫岫主人画一张像,这个要求不难吧?”

“吾允你。还有吗?”

枫岫主人突然正经起来,一字一句深情的说着,仿佛是在对心上人告白:“叫拂樱斋主别画太快,把我画俊美一点。我要他一笔一划去记住,他曾有一个好友,名之枫岫。”

忍不住眼中一滴清泪划过眼下黥纹滴落手掌凯旋侯心头戚戚,却仍是不敢面对,只得将心头难诉,亦不能诉之情化作无情言语劈向枫岫,也将自己的心劈成碎片。

“愚蠢!你真是愚蠢至极!”

似是逃避,凯旋侯怒拂衣袖转身离开噬魂囚,唯余那抹紫色的孱弱身影

“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哈哈哈……”仰天大笑过后,枫岫主人再次口呕朱红,随即昏死了过去。

王女寒烟翠出嫁,凯旋侯亲手将枫岫画像交予湘灵,并嘱咐她到半路上在打开,或许将画像交给湘灵才是最好的,毕竟她是那样爱枫岫,而枫岫应该也是爱她的吧!

枫岫主人的消息再次传入耳中之时,竟只有一个殁字

那一日,太息公奉王命将枫岫尸首送返慈光之塔,谁也不知凯旋侯竟扮做普通士兵混入队伍,只为一见枫岫故土,尽管那是枫岫不喜欢的故土!

“如今皆是生前梦,一任风霜了烟尘。回首云开枫映色,不见当年紫衣深。”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