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枫樱劫

二,重生

终于,也到了最后,火宅佛狱的异数重现,斩断了凯旋侯最后的念想。

噬魂囚内,鬼哭回荡,一条蜷曲的身影卧倒其中。曾是佛狱高枝,今为死牢废奴,凯旋侯一生纵横捭阖,机关算尽,但始料未及的结局,竟是反误性命。

倏然,凯旋侯伸手触摸壁上:“呵呵……啊……啊,啊……咳,咳。”

竟是枫岫主人留字:“好友拂樱,吾不恨你。吾原谅你。”

凯旋侯用力捶打字迹,壁上留字,是最残忍的悲悯,也是最可笑的宽恕。不能言语,怨恨难诉,再多不甘,已经是力不从心。战无不胜,终成虚话。

大笑过后,凯旋侯也只能吐血倒地。


青山有信,红叶相陪。挥不去的是脑海中那抹傲然的影子,剪不断的是被背叛的黯然别绪。

本该溘然长逝的人,却无声无息的在苦境安然活着,紫色的身影迎风而立,手中一把羽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那人似是在欣赏山中美景,但平静的眼神,古井无波!

“枫岫,你如今的身体早已不复当初,这里风大还是回去休息吧!”

迎面而来是谁也不曾想到的人!

“南风不竞,你可曾后悔随吾一个瞎子到这穷山僻壤来退隐?”

“不悔!这对吾而言也是件好事!”

风过,叶舞,二人衣袂翻飞,仿若遗世谪仙下凡尘!

良久,只闻枫岫又问倒:“那,湘灵呢?你放弃了吗?”

湘灵,一个南风不竞最怕提及也最不能忘的名字!可是,她终究还是不爱他的!

“湘灵,湘灵,听说她已经回到杀戮碎岛了,她会幸福的!”

话虽如此,可脸上的哀戚又是怎么回事呢?到底还是放不下吧!

“你不问吾,是谁救了你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枫岫淡笑!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抹笑中包含了怎样的无可奈何,怎样的伤心绝望!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回去吧!”

翩然而去的两道身影,究竟是隐逸后的潇洒还是心系红尘的无奈,这一刻已然明了。

且说另一边,凯旋侯被红狐放出似,佛狱已经被魔王子败光了!自己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说不心疼是假的。更何况,自己曾为了佛狱伤害了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无法言语,无法行走,凯旋侯只能慢慢爬回拂樱斋,爬回那个被子里亲手毁去的拂樱斋。

一点一点爬着,不知何时,墨绿的长发已渐渐褪回了以前的淡绯色。那象征凯旋侯的墨色长袍也变回了之前还是拂樱时的粉色!

眼前的拂樱斋,落英缤纷,漫天花雨,仿若仙境,竟然和未毁前的拂樱斋毫无二致,若真要说有何不同那就是少了一块牌匾,一块自己亲手所题的“拂樱斋”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未及细思,只见一道优雅身影自拂樱斋出来,一看见拂樱便哇哇大叫起来,“哎呀呀,小免,快把你家斋主弄去收拾干净 ,我好不容易才把这脏兮兮的拂樱斋打理出来,真是的,我容易吗我......呼呼。”

  拂樱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优雅的蓝色身影,尚风悦,他不是该恨他吗,怎会在此?

  “吾知道你的疑问,养好伤,日后再说不迟。”简单的话语,却让拂樱倍感温暖,这种感觉在火宅佛狱时是从来没有的!

  未几,只见小免风风火火的朝拂樱飞奔而来:“斋主,斋主,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小免还以为你不要小免了。”

  终究还是个小孩子,虽然欢喜斋主能够回到自己身边,却也害怕再次被抛下,扑到拂樱身上便哭了起来。

  拂樱虽然想像以往那般把小免抱在怀里哄着,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任由小免她趴在自己身上哭。

  “喂喂喂,你俩够了,小免,你家斋主还受着伤呢,你还不帮他处理伤口?”极道先生看不下去了,尽管他那表情可以说是被这煽情的场面感动了。

  “哦哦哦,斋主,小免背你进去。”说着,小免就把拂樱背起来往屋里走,留下极道先生在哪里连连惊奇,“小免这丫头,拂樱给她吃什么长大的,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去背一个大男人”

  直到后来,尚风悦方知,原来拂樱的身子居然那么瘦,而平日看着和自己一样强壮的拂樱原来全是靠衣服撑出来的......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