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天踦爵×风采铃

    答应别个的文,就这样吧!渣文笔啊......

——————————————————————————————————

    从月之画舫下来,天踦爵心里顿感一阵怅然。

    曾几何时,有一个女子也如绮罗生那般喜爱牡丹,更曾将自己比作傲骨不屈的牡丹花。只是再有傲骨,如今也剩一抔黄土,长眠青山。

    一切布置安排妥当,只等鬼荒自投罗网。天踦爵信步游走幽谧丛林,忽闻琴声乍响,眨眼间,四周密林归于虚无。

    天踦爵只见红纱曳地,楼台含愿,是记忆中最为熟悉所在。风中流淌的临江仙曲调是曾经他们初见时,她所弹奏的那曲,也是她最爱的一曲。

    急不可待,天踦爵欲一探究竟,奈何双脚犹如坠了千钧大石,一步也迈不开……

    “釆铃,是你吗?是你吗?釆铃……”

    无人回应,天踦爵内心急迫,却也无可奈何。

    一直都在叹息时间过得太快,此刻,天踦爵却是莫名寄望时间能又快一点,也许这曲临江仙快点结束他便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子。

    一个时辰并不长,然而一刻钟也并不短。好不容易等到一曲完结,却见那头人影抱琴欲走……

    “釆铃,釆铃你不要走……”

    声声呼唤,掩不住的是一腔歉意,一缕思念,以及满怀深情。

    “你,曾后悔过吗?”清雅的声音,宛若昔时,天踦爵已然确定她就是她。

    “我……”

    天踦爵不知如何回答!当初的一切素还真并没有做错,如果时间重来,或许他依旧会那么做,只是……

    “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有你的决定,你的责任,你的天命……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只是别太苛求自己了,我,很心疼!”

    明知身后便是朝思暮想之人,风采铃依旧忍住不去看他。看了又能如何,他们阴阳相隔,終究是人鬼殊途。

    “釆铃……”

    “你离开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去完成属于你的责任吧!不要让更多的家庭如我们一般,被种种纷乱拆散。”

    说完,天踦爵只见风采铃身影化作点点红光,逐渐消散……

    “釆铃,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素还真不会放弃苍生不顾,更不会再扔下你独自面对危险,是素还真无能才会,让我们一家人不得团圆,是素还真无能啊……”

    红纱不再,楼台不复,四周景致如同来时一般,幽森静谧。天踦爵一人单膝跪地恸哭!

    发泄过后,天踦爵跛着脚,一步一步踏出密林。

    “时间从来只留恨,不留人。看莽莽红尘,谁将韶光偷换,人也好,魂也罢,不过一抹塘荷影!”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