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此生不换

三十分钟随便写的,不好见谅!

————————————————————————————————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还会有那么多的遗憾吗?

倦收天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

天羌族的遗憾、道真分裂的遗憾……此生的遗憾似乎太多了……

但,如若有人相问,此生不后悔是何?倦收天的回答永远只有三个字——原无乡!

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原无乡的呢?

倦收天也记得不大清楚了,只是曾在恍惚中似乎记起一段年少的往事。

与倦收天同样,原无乡亦为富贵人家之子。

那一年,原无乡举家搬迁,定居在了他家对面。不过虽然只隔了一条街,但由于家教之严,倦收天一年内竟也连原无乡一次也没见着。

第一次见到原无乡好像是第二年的七夕节,那个时候好像自己也十五六岁了,原无乡也差不多。

七夕夜里,父亲总算是答应让他出去玩一玩。兴奋的踏出大门,却刚好遇到正要出门的原无乡。

“你就是倦府大少爷倦收天吧!”

倦收天心下也奇怪,这人怎会认识他?他几乎是不出门的啊?

而且,这人应该就是对门的原大少爷吧!倒也真如下人们说的那样,是个乐观开朗的人。

“是啊!你是?”

尽管心里明白,可倦收天始终是担心出问题,便问到。

“哦,忘了自我介绍,原无乡。”

那时的原无乡笑的一脸灿烂,夕阳斜打在他的身上、面上、发上,似乎给他镀了一层金,好贵而华丽。不过倦收天始终认为,如果是月光投射在他的身上应该更加美好。

七夕节的夜晚是那样美好。

街上人声鼎沸。倦收天就那样与原无乡一道行走在少有人声的郊外。偶尔竟也可见几对互诉衷肠的恋人。

走得累了,便在离亭坐下。欣赏着周围点点蛙声,蝉声。抑或对月畅谈人生百态,几番下来,志同道合的两人越加欣喜,这世间原来真有知音一说。

“昔年伯牙高山流水觅知音,传为佳话!不知今日你我之会可会流传?”

月光下,原无乡满心欢喜地说着,兴致高昂。

看着原无乡,倦收天心道:“果然月光下的原无乡更加好看。”

“不会!”

“何以见得?”

见倦收天如此答道,原无乡一愣,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直接就问了出口。

“四下除了你我,并无二人,还是你想将此公之于众?”倦收天道。

“额。还是算了。没其他人知道也挺好。”

“呵呵,你倒也想得开。”

“人生在世,何苦为自己多添烦恼!走吧,该回去了。”

“嗯!”

一路相伴至家,虽然到头一个向南,一个向北,但此刻两颗同有感应的心却不曾偏离初衷。

多年后的今日,又是七夕。

瞧着那愣愣望着高悬空中的半月,原无乡默默站在倦收天身旁,情深意切。

“在想什么?”

“想与你初见那日,月下的你宛若谪仙临世。”一句话,轻描淡写,却透着一股子的温馨。

“那你可知,夕阳下的你在我眼中是什么?”

倦收天不解地看着原无乡。

“呵呵~”

你眼中的我,宛若谪仙;我眼中的你却是金曦,照亮我茫然前路……

只在那个凝眸处,便注定此生不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