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短篇随笔,取名废,就不取名了!【这篇是以俏如来弟子的视角来写的。。。。】


我不知道师尊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得如此沉默寡言。也许以前的师尊并不是这样。

都言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怨憎会。似乎师尊竟是将这八苦经历了个遍还不止。

师尊是墨家钜子,巧舌如簧;也曾是出家僧者,普度众生。然而师尊却从未曾提及过他的师尊是个怎样的存在。

我猜,师祖该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吧。若否,何以能教出师尊这样的弟子。

师尊极爱站在崖顶,俯瞰众生,任由那满头白发被风吹的凌乱,任由那雪白僧衣在风中鼓动。

曾听剑无极阿叔言,他们和师尊年轻时的九界可并非如现在这般清平。先是西剑流之乱,再是魔世、墨乱、佛劫……几乎每一场劫乱中都有师尊的雪色身影四处奔走斡旋。

只是剑无极阿叔并没有告诉我,一个初生之犊如何能一夕间如此快速的成长起来?

我想,这定是与我那未曾谋面的师祖密不可分吧!

我也曾试着问师尊的师尊是个怎样的人。那时,师尊只是温和的对我笑了一笑,便毋自自怀中掏出一面铜镜细细擦拭。

不知何故,看着师尊举动,我竟有种莫名哀恸,似乎自己也将会经历如师尊拭镜时的心情。然而我真的不想……

“师尊,师祖他,对你好吗?”我知道,这样的问题或许是对师尊的伤害,但我还是问了出来。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

我以为师尊该是伤心的。却未料想是如此淡然的答案。我静默了,也许我始终不懂。

“师尊执着了。”

“有时候,执着未必是苦……”

是啊!执着未必是苦,可是……

“我不懂。”

“你以后就会明白。”

师尊说完,便再不理我,只静静擦拭那面铜镜。或许,师尊只是为了在此镜中寻找那一缕墨魂吧!

日子一天一天过下去,师尊的身子越加沉重了,再加上年轻时落下的旧疾,师尊这一病竟是不起。

眼见着第二日便是新年,可那一日师尊却好似来了精神。带着我踏上满布风雪的葬骨岭。

这日,风雪遮了眼。而风雪中的师尊更几乎与满目风雪融为一体,我想抓住,却始终抓不住。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墨家钜子以何传承吗?”

是的,我想知道,一直想知道。只是真要面临是时,我却慌了。

“逃避,逃避并非解决之法。其实你早也猜到了吧!”

我一言不发,师尊该也明白究竟为何。俏如来,一直都很聪慧,不是吗?

“墨家钜子,一脉单传,杀师血继。”

杀师血继,何等苍凉。我颤抖着听完师尊一字字说完。早就料想如斯答案,却依旧感到沉重非常。

师尊从来都是温和的,言谈温和,举止温和,甚至连拔剑的动作都如此温和。

墨狂,是墨狂,是我曾见了无数次的墨狂。而这一次,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将这柄融合了墨鲁两家几千年心血的墨狂送进师尊单薄的胸膛。

不知是大雪蒙了眼还是泪水蒙了眼,不知是风声迷了耳还是哭声迷了耳。我好像看见师尊在我脸上擦着什么东西,又似乎听见师尊对我说了什么……

然而最后的最后,我只看见满目雪白中似乎有一抹墨绿身影在轻轻和师尊打着招呼,我只听见师尊说了……

“这次,换我于此墨狂下,消散……”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