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挽月【番外】

【二】

六天之界,一排繁华。雪色的武神殿添上朱红鎏金,美轮美奂。就连昀朔此回也不得不说,弃天帝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自弃天帝魂散至今,晃眼千年。纵然挽月受他神力,不老不死,然而千年的等待岂是轻易。就算挽月不在乎,却要他如何舍得。

还算满意自己的杰作,弃天帝心情尚好便邀了昀朔与吉羽一同闲话,顺便也让他二人帮忙参详一下。

“你这弄的也够好了,我们还能替你出什么注意呢?以后好好对待挽月也便是了。”昀朔道。

“只是让你们来看看这样的布置如何?”对挽月好是理所应当,他弃天帝如今只想给她最好的一切。

“弃天帝,其实你清楚地知道挽月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你又真的知晓自己对挽月是怎样的感情吗?或者是你误将对她的感激之情当作了爱情?就算你们是真心相爱,但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是父她为女,你们的结合难免遭人闲话,长期的舆论压力下你们真能永葆初心吗?”一番话,直切要害。

弃天帝心中明了,吉羽说的很有道理。就算他明白自己对挽月的感情又如何,他似乎从未曾去了解过挽月是否也如他爱她一般。就算他能在他人笑话之下继续爱着她,保护着她,可她真能长期承受着这份压力吗?

弃天帝迟疑了。他真能给挽月幸福吗?

“我……”

“连你自己也怀疑了吗?”轻柔的嗓音淡淡说出弃天帝此刻的心情。

是的,他怀疑了!

雪白神服被风吹起,在风中鼓舞着,一头披散的长发也舞动了起来。看的昀朔,吉羽一愣一愣。

弃天帝太美,太精致。与他一起,不会丝毫武功的挽月所要面临的,只有更多……

“我此一生,经历了太多。从上古到现今也有几万年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从不后悔,也不期待。只在初见挽月那日才若有似无的感觉她是不一般的。她若与我同心我便与她执手共白头,反之我就以父之名护她永世。”

一时之间,吉羽竟也不知如何回答。这样深情的弃天帝,实在难得。挽月真是特别的,也难怪弃天帝会如此喜欢她。

“我们三个,数你弃天帝最为洒脱,想不到如今你也执着了。”

“有时候,执着也好。”

昀朔不由叹气!是啊,神灵又如何?七情六欲,总是剪不断理还乱……倒不如执着地只认定一人便好。

“既然你如此坚定,那便去提亲吧!相信你心中早已坚定该向谁提亲……”

“我明白。”

异度魔界早已沸腾。魔界不比神界,没有太多的规矩,没有太多的约束,只要真心相爱就算是父女也可得到众人祝福。而这次将要嫁娶的,一个是魔界唯一的公主,一个是魔界创始皇者,这样的姻缘在魔界众人看来,甚是完美。

也许装饰没有神界美轮美奂,也许陪嫁尚不如聘礼丰厚,但一颗颗祝福的心,却被挽月珍藏在内心一角,难以忘怀!

此生无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