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镜中影

如果虐也算庆祝苍离教师节快乐那就当是吧。。。。

——————————————————————————————————


俏如来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连一句抱歉也不知如何开口。何况那人已不在,就算开了口又能怎样呢?

低头看著自己的双手,这双手曾经拈香礼佛,引书开卷,现在却沾满了如何也涤荡不去的血腥。他,也是在这双手下——消散。

墨乱、佛劫方歇,中原武林暂时恢复和平。

重回故地,血染的琉璃树早已不复,取而代之的是几年前自己亲手种下的一颗杏花树。树下是一方孤冢,没有墓碑,也不知所葬者何人,唯有一面铜镜寂寥躺在冢前,宣告著曾经存在的痕迹。

拾起铜镜,俏如来靠著杏花树席地而坐。自怀中掏出一方洁白手帕,轻轻擦拭镜面脏污。太久未经擦拭,只擦出镜面,洁白的手帕已然乌黑。

俏如来呆呆地看著镜面,镜中除了自己,还有自己靠著的杏花树。

俏如来蓦然一惊!犹记初年,师尊极爱面对琉璃树持镜而立,那时师尊在镜中所见者除了他自己还有谁呢?还能有谁呢?

“师尊,对不住,对不住......徒儿竟然,竟然至今方才发现,师尊......”

明白过来时,俏如来已是泪流满面。双膝跪地,是对师长的尊敬,也是惩罚自己知道现在方才明白师尊对自己的关心。师尊生前熟悉的人并不多,也不爱与人交往密切,说到朋友也仅冥医前辈一人,师尊见冥医前辈时,从来都是面对面的,那麼此镜中影唯有......

印象之中,师尊从来都是不笑的,那自己仅见的一抹淡笑,却是如梦一般,实在太短,太短......

细细想来,为了铸心之局,纵然师尊从头到尾冷言冷语,却从为掩饰自己对小徒弟的期望。

还记得自己曾问师尊何以选择自己?

师尊言:因为你是可造之材。

可造之材。是的,在师尊眼里,自己从来都是可造之材。只是不知在经历了这麼多后,师尊看到现在的俏如来可会给予一个赞许,哪怕是最简单一句“你做的很好”,便足够了。

俏如来印象中,师尊是不爱笑的。他只爱一个人默默沉思,他喜欢安静的生活......只是有心人的可以抹黑,让他被冠上孛星之说,让他成为祸乱根源。

师尊似乎从未曾辩驳,从未解释,只独自承下所有人对他的误解与抹黑。

虽有冥医这名挚友,但俏如来委实不知师尊内心可会感到孤独。他想尽力陪着师尊,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师尊那条似乎永远也无法拉近的疏离。

此刻的俏如来,满心满目挥之不去的只有那处于黑暗中的一缕墨魂,也许此生再非其所有。

怀揣着默苍离生前不离手的铜镜。俏如来瞧着镜面,心情已不知轮转几回。到最后竟也把从哀恸化为淡然。

师尊应该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只会痛哭流涕的弟子吧?

师尊太聪明了,也太重情了。纵然表现的不明显,然而俏如来却是彻底明了了。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好命,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大抵就如师尊这般了吧!

离开前,俏如来究竟不舍,也许此后再也不会来此地。

想着,俏如来还是在身上扯了一块白布,只在孤冢前抓了一把黄土带在身上,当作留恋。

“师尊,多谢你!”

得承镜中影,此生无尤!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