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默苏/策苏】寂寞红尘冢

前言:

我也不知道为毛会冒出这个脑洞!!!反正就是喜欢了,或者也是因为两个人都是我心中的一道伤口,都是智者,都是担负重责却从未想过放弃自己肩头责任之人。【智者戏实在太难写了,感觉写的很不连贯呢QAQ】PS:雷,慎入!

————————————————————————————

【默苏/策苏】寂寞红尘冢

墨家钜子,遍巡九界。此生识人泰半,终看不了一个苏哲……

默苍离此生敬佩之人不多,此生扼腕之人太少。只是,不多、太少却并非没有。这苏哲,或是其中一个。

说起来默苍离与苏哲中也不过一面之缘……

冬季的风,依旧寒冽。多日未曾下雪,默苍离墨绿身影持一面常年不离身之铜镜到那梅岭时竟恍惚飘起了晶莹雪片,寒风旋着雪片,和着阵阵梅花幽香袭向默苍离。

默苍离从来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他很冷静、自持,即使泰山崩于前也可面不改色地完成他想要的布局,然而风中流淌的浓烈的血腥梅香味,终究是太过沉重!

这气味沉重的让人窒息。循着味道深入,默苍离明显感受到周遭不同寻常的气氛。这梅岭,到底冤气深沉。

也未曾想能到那血腥味最浓,梅香最烈之处。

蓦然见那青衫独立之人,默苍离还是起了防备之心,怎知此人非是九算所遣。

倒是那苏哲,彬彬有礼,不似那诛心之人。

“先生既能到此与苏某见面也是缘分,何妨坐下一谈,请!”

既已出门在外,好酒好茶自是没有,坐垫倒是带了几个,只听得那苏先生一语便有二人端了坐垫,观那二人似乎是武者模样。

“苏先生不必客气。”

默苍离声音依旧低沉,不如苏哲之声清朗,却不知落在苏哲耳中竟是少见沉稳。

“先生非凡,能到此处定是察觉了什么,苏某可否过问?”

“血肉之躯将养之梅,果非凡梅可比。”默苍离拾起地面艳梅,同是梅花,此处梅花却比岭下更加红艳。“吾亦不过好奇,倒是打扰先生赏梅雅致,是吾之罪过。”

略微歉身,默苍离姿态优雅,所言之词却让苏哲心下惊异。

“在下苏哲,还未请教先生之名。”

“江左梅郎,抑或林少帅。吾名,策天凤。”

不过短短之语,却让苏哲再次心惊!这策天凤眼睛太利,思绪太快,声声句句竟也直切要害。

“策先生说笑了,苏某不过一介白衣哪里能与江左梅郎与林少帅相提并论。”

苏哲浅淡一笑,言语之间似询问也似陈述。

“这句话,令人窒息。”

“原来先生不仅眼睛利,思绪快,这嘴巴也实在太毒。”苏哲起身,一声轻笑划过。

“……”

默苍离没有言语。是的,这些年在墨家他所面对的都不是些易对付的,他习惯了以言语刺激对手,制造自己想要的破绽,以求达到自己的目的。

习惯,有时候,当真可怕!

“那先生何以明我身份?”

等到苏哲终于问出口,默苍离却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了,他终是没料到他竟然就这样承认了!

“苏先生与江左梅郎太过相似,不难辨认。至于林少帅这个身份,先生留下了太多破绽,吾想不知也知了。”

“哦,请先生指教!”

苏哲清浅一笑,是的他终究留下了太多破绽。

苏哲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这样,或者只是因为还希望有人能明白自己究竟是何人,然而看出的却只有这个刚见面的人。

“梅岭怨气甚重,不会轻易有人上来何况先生羸弱之躯,再观此处多备香烛纸钱定是为了祭奠,在此能祭奠的除了当年赤焰军还有什么?此为破绽之一!”

不甚在意地饮过一口茶,苏哲道:“这只能说明苏某可能是赤焰军中一员。”

“赤焰军少帅当年被称为金陵城最明亮,最耀眼的少年。这称呼岂是轻易可得,吾曾听闻林殊当年也是武智同修之人,这样的人若还活着怎可能是平凡之辈,如果是江左梅郎这个身份倒是不错。此为破绽二。”

“毫无关联的破绽二啊!况且策先生也说林殊武智同修,苏某一身病骨怎能比较?”

“不忙,请听我说完。”

冷冷一瞥,苏哲也识趣的闭了嘴。

“当年梅岭恶火蔓延,宛若炼狱赤焰军个个身受火焚之苦,林殊亦未曾幸免。然战斗结束却未见林殊尸体,或者已被焚化为灰,但也可能落入岭下,既然有这种可能便该纳入考量范围。梅岭并不高,岭下特有之雪蚧虫至寒,便正可中和林殊身上焦灼之气,保命不难!未久,江左盟声明骤起,是巧合还是刻意?此为破绽三!”

“先生不必再说。是的!梅长苏就是林殊。先生思虑深远,苏哲算是拜服了!”

说话同时,一记大礼行过,默苍离紧随行礼,算是对苏哲之敬佩!

“苏先生客气了!吾也该走了,临别之际还有一句话想对先生说。”

“哦?先生请。”

“梅长苏即是林殊,林殊却非梅长苏!告辞!”

语罢,默苍离持镜转身,决然而去!有些人有些事终究也只有他自己能够解决……

三年,再回梅岭,物也非,人也非!他不再是万军无兵策天凤,他也不再是江左梅郎梅长苏。

策天凤已死,活着的是默苍离;梅长苏抑或林殊也死了,留下的也仅有这梅岭间一座衣冠冢,淬炼于雪间,开出点点朱砂成狂……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