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霄

我彼时年少,哪知此情深重……

枫樱劫

4、相见 ...

  红叶飘飞,幽雅的寒光一舍内,无衣师尹,枫岫主人久别重逢不是相见的喜悦,不是相见的愤然,却弥漫着饱经风霜,无可奈何的暗思袅绕不绝。

  “你不问我究竟是何事吗?”

  枫岫羽扇轻摇,笑而不语,十足的神棍姿态。

  “素还真要吾转达一件事,关于火宅佛狱凯旋侯,据素还真所说乃是极道先生请他转告,但素还真要事繁忙,便托吾转告。”

  “为何不是极道先生前来”

  “这我也不知情,具体原因你日后可请他相告,性命攸关,你可要听”

  枫岫似乎陷入沉思,久久未见回复。

  无衣师尹见状只道:“看来你尚未做好准备。那无衣尚有另一事相托,不知枫岫可否答应?”

  “师尹神通广大,何须区区枫岫?”

  “哈哈哈,师尹再神,独木终难成参天大树。”

  话甫落,只见无衣师尹双掌化气一颗晶莹剔透珠子缓缓凝聚成形,竟是慈光之人特有的护生神源,一指划下,神源一分为二。其中一颗竟然缓缓移向枫岫,直到彻底与枫岫身体融合。枫岫身为慈光之人,神源的气息不可谓不熟,况且他也修成过神源。师尹此举让枫岫十分诧异。

  “师尹你......”

  “苦境局势变化太大,为防万一吾暂将这三分之一的神源寄放于你,万一将来吾有性命之忧也可救吾一命拜托了!吾尚有要是先行告退,关于凯旋侯之事

  吾改日再行拜访,请!”

  优雅起身,无衣师尹持香斗的手撩起轻纱,身影慢慢消失在寒光一舍,“天舞神司,无衣再也不欠你了,希望这三分之一的神源能助你恢复伤体。”

  无衣师尹再也没想到今日竟然一语成谶。

  人已远走,寒光一舍中的枫岫主人嘴角露出了自拂樱背叛后的第一抹真心笑意,或许,拂樱也未必真正背叛。

  夜晚的天空总是分外美好,以当年,拂樱有时会在夜幕下给小免讲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或者给她唱几支歌谣来哄小免睡觉,但大多时候都是与小免一起和枫岫清水浮影相访。可如今却只有拂樱抱着小免默默无语。

  窝在温暖的怀抱,小免渐渐抵不住睡意进入梦乡。夜深露重,拂樱生怕小免着凉,抱着小免回了房。

  这几日,拂樱心情总是格外的好,尚未出过门的拂樱竟然带着小免郊游去了,所以串门没找到人的极道先生只能极其郁闷的回到啸龙居了。

  凭着师尹所给神源疗养,枫岫身体大有好转,失明已久的双眼竟也能感光了,难以抑制心中欢喜,枫岫告知南风不竞一声便外出了!

  也许是上天早已注定,当那淡淡的樱花气息传入鼻中时,枫岫怔住了,恢复过来后,枫岫不由想要落荒而逃,然而腰却已被一个小小的身子抱住。

  小免一见枫岫,如往常一般立刻扑向他,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唤着他。

  “枫岫阿叔,枫岫阿叔,小免好想你,你怎么都不到拂樱斋看小免”

  一旁的拂樱更是无比诧异,早已做好准备今生不再相见,意外碰面,更是比枫岫还不知所措,就连身子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透着微微光线看向那颀长的粉色身影不住发抖,枫岫心想,或许这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好友,咱们很久没见面了吧。”

  听到那略带恶劣笑意的声音,拂樱心定了下来,听这声音,看来他过得还不错,不枉费自己把王赐给自己最好的伤药都给了他用。

  “枫岫阿叔,斋主不能说话。”小免解释道。

  拂樱翻了翻白眼,这个小免到底是谁在养你啊,就一定要实话实说吗,能不能给你家斋主保留一些面子啊

  “原来如此,好友此地离寒瑟山房不远,去坐坐吧”

  再翻一个白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寒瑟山房在哪里啊?

  枫岫似乎直到拂樱心中所想,笑道:“新落成的寒瑟山房,好友还不曾去过吧!”

  拂樱还没答应,却听小免高兴道:“好啊好啊,我要去我要去,枫岫阿叔我们走,斋主你快点跟上”

  说着,小免还拉着枫岫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

  后面的拂樱气得跳脚,这个枫岫肯定是因为知道小免愿意,自己又放不下才这么说的,太坏了!跺跺脚,拂樱还是慢条斯理的跟了去。

  感受到身后锐利又嫉妒的眼神,枫岫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评论(3)

热度(15)